捐款徵信 友站連結
最新訊息公告 關於學會 阿含經選譯 學會課程 活動花絮
 
阿含經選譯第一冊
 
阿含經選譯第二冊
 
阿含經選譯第三冊
 
阿含經選譯第四冊
 
阿含經選譯第五冊
 
阿含經選譯第六冊
 
阿含經選譯第七冊
 
阿含經選譯第八冊
 
阿含經選譯第九冊
 
阿含經選譯第十冊
 
阿含經選譯第十一冊
 
阿含經選譯第十二冊
 

  首頁 > 阿含經選譯 > 阿含經選譯第九冊
 
 
◎雜阿含598經 ◎雜阿含600經 ◎雜阿含1281經 ◎雜阿含1293經
◎雜阿含1323經 ◎雜阿含1330經 ◎雜阿含1338經  
 
雜阿含598經

1.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以下是我所聽到的:曾經有一次,佛陀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。

2.時有一天子,容色絕妙,於後夜時,來詣佛所,稽首佛足,退坐一面。身諸光明,遍照祇樹給孤獨園。
有一次,有一位容色絕妙之天子,在後夜時分,前來拜見佛陀,頂禮佛足之後,坐在一旁。他舉身光明,遍照祇樹給孤獨園。

3.時彼天子而說偈言:
        「沈沒於睡眠,欠呿、不欣樂,
          飽食、心憒鬧,懈怠、不精勤,
          斯十覆眾生,聖道不顯現。」
 彼天子說此偈頌:
        「若人沉溺於睡眠,打呵欠、心不欣樂,
          食後睡意、心混亂,心懈怠、心不精勤,
          此七法障覆眾生,賢聖之道不顯現。」


4.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        「心沒於睡眠,久呿、不欣樂,
          飽食、心憒鬧,懈怠、不精勤;
          精勤修習者,能開發聖道。」
於是,世尊說此偈頌回應:
    「若人沉溺於睡眠,打呵欠、心不欣樂,
          食後睡意、心混亂,心懈怠、心不精勤;
          若以精進除此等,賢聖之道得顯現。」


5.時彼天子復說偈言:
        「久見婆羅門,逮得般涅槃,
          一切怖已過,永超世恩愛。」
彼天子又說此偈頌:
        「往昔已見婆羅門,早已逮得般涅槃,
          一切怖畏皆已斷,永超世間之恩愛。」


6.時彼天子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稽首佛足,即沒不現。
佛陀如是說完之後,彼天子對於佛陀所說很歡喜地接受,頂禮佛足之後,隨即消失離去。

雜阿含600經

1.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以下是我所聽到的:曾經有一次,佛陀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。

2.時有一天子,容色絕妙,於後夜時,來詣佛所,稽首佛足,退坐一面。身諸光明,遍照祇樹給孤獨園。
有一次,有一位容色絕妙之天子,在後夜時分,前來拜見佛陀,頂禮佛足之後,坐在一旁。他舉身光明,遍照祇樹給孤獨園。

3.時彼天子而說偈言:
        「難度難可忍,沙門無知故,
          多起諸艱難,重鈍溺沉沒,
          心隨覺自在,數數溺沉沒。
          沙門云何行,善攝護其心?」
彼天子說此偈頌:
        「難以超越難可忍,因為沙門無智故,
      諸多障礙常生起,愚鈍者所沉溺處,
      順從意向之影響,步步趨向於沉溺。
      沙門應當如何行,善攝守護於其心?」


4.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        「如龜善方便,以殼自藏六,
          比丘習禪思,善攝諸覺想。
          其心無所依,他莫能恐怖,
          是則自隱密,無能誹謗者。」
 於是,世尊說此偈頌回應:
    「猶如陸龜善方便,收縮肢體入龜甲,
      比丘修習禪思已,善於收攝諸覺想。
      其心無有所依止,亦不為他所恐怖,
      已得究竟之寂靜,無有非難於他人。」


5.時彼天子復說偈言:
        「久見婆羅門,逮得般涅槃,
          一切怖已過,永超世恩愛。」
彼天子又說此偈頌:
        「往昔已見婆羅門,早已逮得般涅槃,
          一切怖畏皆已斷,永超世間之恩愛。」


6.時彼天子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稽首佛足,即沒不現。
佛陀如是說完之後,彼天子對於佛陀所說很歡喜地接受,頂禮佛足之後,隨即消失離去。

雜阿含1281經

1.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以下是我所聽到的:曾經有一次,佛陀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。

2.時有天子,容色絕妙,於後夜時,來詣佛所,稽首佛足,退坐一面。其身光明,遍照祇樹給孤獨園。
有一次,有一位容色絕妙之天子,在後夜時分,前來拜見佛陀,頂禮佛足之後,坐在一旁。他舉身光明,遍照祇樹給孤獨園

3.時彼天子而說偈言:
        「決定以遮遮,意妄想而來,
          若人遮一切,不令其逼迫。」
彼天子說此偈頌:
        「應當遮止應遮止,意想妄念所從來,
      若人遮止一切者,則不受其逼迫苦。」


4.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        「決定以遮遮,意妄想而來,
          不必一切遮,但遮其惡業,
          遮彼彼惡已,不令其逼迫。」
 於是,世尊說此偈頌回應:
    「應當遮止應遮止,意想妄念所從來,
      心不必要遮一切,但當遮蔽諸惡業,
      遮蔽彼彼諸惡已,則不受其逼迫苦。」


5.時彼天子復說偈言:
        「久見婆羅門,逮得般涅槃,
          一切怖已過,永超世恩愛。」
 彼天子又說此偈頌:
        「往昔已見婆羅門,早已逮得般涅槃,
          一切怖畏皆已斷,永超世間之恩愛。」


6.時彼天子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稽首佛足,即沒不現。
佛陀如是說完之後,彼天子對於佛陀所說很歡喜地接受,頂禮佛足之後,隨即消失離去。

雜阿含1293經

1.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以下是我所聽到的:曾經有一次,佛陀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。

2.時有一天子,容色絕妙,於後夜時,來詣佛所,稽首佛足,退坐一面。身諸光明,遍照祇樹給孤獨園。
有一次,有一位容色絕妙之天子,在後夜時分,前來拜見佛陀,頂禮佛足之後,坐在一旁。他舉身光明,遍照祇樹給孤獨園。

3.時彼天子說偈問佛:
        「一切相映障,知一切世間,
          樂安慰一切,唯願世尊說!
          云何是世間,最為難得者?」
彼天子說此偈頌問佛陀:
        「佛陀映障一切相,善知世間一切法,
          利樂安慰諸眾生,唯願世尊分別說!
          於此世間種種中,云何最為難得者?」


4.是時,世尊說偈答言:
        「為主而行忍,無財而欲施,
          遭難而行法,富貴修遠離,
          如是四法者,是則為最難。」
於是,世尊說此偈頌回應:
    「若為主人而行忍,雖無財物而欲施,
      遭逢苦難能行法,身處富貴修遠離,
      如是此等四法者,是為世間最難得。」


5.時彼天子復說偈言:
        「久見婆羅門,逮得般涅槃,
          一切怖已過,永超世恩愛。」
彼天子又說此偈頌:
        「往昔已見婆羅門,早已逮得般涅槃,
          一切怖畏皆已斷,永超世間之恩愛。」


6.於是天子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稽首佛足,即沒不現。
佛陀如是說完之後,彼天子對於佛陀所說很歡喜地接受,頂禮佛足之後,隨即消失離去。

雜阿含1323經

1.如是我聞:一時,佛在摩竭提國人間遊行,與諸大眾,至摩尼遮羅鬼住處夜宿。
以下是我所聽到的:曾經有一次,佛陀在摩竭提國遊行,與比丘僧眾,夜宿在摩尼遮羅鬼的住處。

2.爾時,摩尼遮羅鬼,會諸鬼神,集在一處。
當時,摩尼遮羅鬼不在其住處,而與其他的夜叉鬼,在他處集會。 

3.時有一女人,持香花、鬘飾、飲食,至彼摩尼遮羅鬼神住處。彼女人遙見世尊,在摩尼遮羅鬼神住處坐。見已,作是念:我今現見摩尼遮羅鬼神,即說偈言:
「善哉摩尼遮,住摩伽陀國,
摩伽陀國人,所求悉如願。
云何於此世,常得安樂住?
後世復云何,而得生天樂?」
此時,有一位女人,帶著香花、花鬘飾品、種種飲食,來到摩尼遮羅鬼的住處。她從遠處看見世尊,坐在摩尼遮羅鬼的住處。於是,她作如是念:我今天見到了摩尼遮羅鬼,即說此偈頌: 
「善哉摩尼遮羅鬼,今住此摩伽陀國, 
因此摩伽陀國人,一切所求悉如願。 
如何於此現世中,經常得受安樂住? 
又復如何於後世,可得生天之安樂?」 

4.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「莫放逸、慢恣,用摩尼鬼為?
若自修所作,能得生天樂。」
於是,世尊說此偈頌回應: 
「切莫放逸心憍慢,祈求摩尼鬼何用? 
若自修習所應作,可得生天之安樂。」

5.時彼女人作是念:此非摩尼遮羅鬼,是沙門瞿曇。如是知已,即以香花、鬘飾,供養世尊,稽首禮足,退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何道趣安樂?當修何等行,
此世常安隱,後世生天樂?」
於是,彼女人作如是念:這不是摩尼遮羅鬼,是沙門瞿曇。她作如是念之後,就把她所帶來的香花、花鬘飾品、種種飲食,供養世尊,頂禮佛足之後,坐在一旁,說此偈頌問佛陀: 
「云何之道趣安樂?應當修習何等行, 
能於此世常安隱,並得後世生天樂?」 

6.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「布施善調心,樂執護諸根,
正見修賢行,親近於沙門,
以正命自活,他世生天樂。
何用三十三,諸天之苦網?
但當一其心,斷除於愛欲。
我當說離垢,甘露法善聽!」
於是,世尊說此偈頌回應: 
「歡喜布施善調心,安樂自御護諸根, 
確立正見修正行,如法親近於沙門, 
並以正命而自活,可得他世生天樂。 
三十三天有何用,不過諸天之苦網? 
若能專一其心念,則能斷除於愛欲。 
我今當說離垢法,汝當善聽甘露法!」

7.時彼女人聞世尊說法,示教、照喜,如佛常法:謂布施,持戒,生天之福;欲味,欲患,煩惱清淨,出要遠離功德福利,次第演說清淨佛法。譬如鮮淨白𣱃,易染其色,時彼女人,亦復如是,即於坐上,於四聖諦得平等觀苦、集、滅、道。時彼女人見法,得法,知法,入法,度諸疑、惑,不由於他,於正法律得無所畏。即從座起,整衣服,合掌白佛:「已度,世尊!已度,善逝!我從今日,盡壽命,歸佛,歸法,歸比丘僧。」
於是,世尊為彼女人說法,開示、勸誡,使之鼓舞、欣喜之後,世尊為她說漸次法,讓她心生歡喜,即說明布施、持戒、生天的相關事情,愛欲的危險、愚行、污穢,遠離愛欲可帶來的益處。世尊為她說漸次法之後,知道她的內心已經作好準備,柔軟、沒有障礙、歡喜、虔誠,已經有能力可以接受究竟之法,即諸佛所讚歎的法說,於是,世尊就為她說四聖諦,苦、苦集、苦滅、苦滅道跡。在當下的座位上,彼女人就見到四聖諦,苦、苦集、苦滅、苦滅道跡。譬如清淨的白布容易染色,同理,她也是一樣,在當下的座位上,她就見到四聖諦,苦、苦集、苦滅、苦滅道跡。彼女人體見正法,得法,知法,遍堅法,於自所證無惑,於他所證無疑,不藉他緣,一切他論所不能轉,記別一切所證解脫皆無所畏,隨入聖教。她從座起身,整理衣服,合掌告訴佛陀:「我已得度,世尊!我已得度,善逝!我從今日起一直到生命結束,歸依佛,歸依法,歸依比丘僧。」

8.時彼女人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禮佛而去。
彼女人聽了佛陀的說法之後,對於佛陀所說很歡喜地接受,頂禮佛足之後離去。

 
雜阿含1330經

1.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以下是我所聽到的:曾經有一次,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。

2.是時尊者舍利弗,尊者大目揵連,住耆闍崛山中。
當時,尊者舍利弗與尊者大目揵連,住在王舍城的耆闍崛山中。

3.時尊者舍利弗,新剃鬚髮。時有伽吒及優波伽吒鬼,優波伽吒鬼見尊者舍利弗新剃鬚髮,語伽吒鬼言:「我今當往打彼沙門頭。」
有一次,尊者舍利弗,新剃除鬚髮不久。當時,有伽吒鬼與優波伽吒鬼,其中的優波伽吒鬼看見尊者舍利弗新剃除鬚髮不久,告訴伽吒鬼:「我要去打彼沙門的頭。」

4.伽吒鬼言:「汝優波伽吒莫作是語!此沙門大德,大力,汝莫長夜得大不饒益苦。」如是再三說,時優波伽吒鬼再三不隨伽吒鬼語。即以手打尊者舍利弗頭,打已尋自喚言:「燒我,伽吒!煮我,伽吒!」再三喚已,陷入地中,墮阿毘地獄。
伽吒鬼說:「優波伽吒!你千萬不要這樣說!這位沙門具有大德大力,你不要令自己遭受長期的不饒益、苦。」雖然伽吒鬼如是再三地說,可是優波伽吒鬼也再三地不聽從伽吒鬼的勸告。於是,優波伽吒鬼便以手掌毆打尊者舍利弗的頭,打了之後他立刻叫喚:「我被燒煮了,伽吒!我被燒煮了,伽吒!」他如是再三地叫喚之後,陷入地中,墮入阿毘地獄之中。

5.尊者大目揵連聞尊者舍利弗,為鬼所打聲已,即往詣尊者舍利弗所,問尊者舍利弗言:「云何尊者!苦痛可忍不?」
尊者大目揵連聽到尊者舍利弗,被鬼毆打的聲音,立刻前往尊者舍利弗的住處,問尊者舍利弗:「尊者!你能否忍受這樣的苦痛呢?」

6.尊者舍利弗答言:「尊者大目揵連!雖復苦痛,意能堪忍,不至大苦。」
尊者舍利弗回答說:「尊者大目揵連!雖然它令我的身體感到苦痛,但是我的心還是能夠忍受,不致令我感到大苦。」

7.尊者大目揵連語尊者舍利弗言:「奇哉!尊者舍利弗,真為大德大力。此鬼若以手打耆闍崛山者,能令碎如糠 [米+會],況復打人而不苦痛?」
尊者大目揵連告訴尊者舍利弗:「真是奇特!尊者舍利弗,真是一位具足大德大力者。此鬼若以手掌打擊耆闍崛山,則能令山破碎如糠[米+會],何況打在人身怎麼不會令人感到苦痛呢?」

8.爾時,尊者舍利弗語尊者大目揵連:「我實不大苦痛。」
尊者舍利弗告訴尊者大目揵連:「我真的不會感到極大的苦痛。」

9.時尊者舍利弗、大目揵連,共相慰勞。
於是,尊者舍利弗與尊者大目揵連,互相問訊慰勞。

10.時世尊以天耳聞其語聲,聞已,即說偈言:
        「其心如剛石,堅住不傾動,
          染著心已離,瞋者不反報,
          若如此修心,何有苦痛處!」
此時,世尊以超越人耳之清淨天耳,得聞二位聖者的對話之後,說此偈頌:
        「聖者之心如剛石,堅定住立不傾動,
          染著之心已捨離,於諸瞋者不反報,
          若能如此修心者,何來復有苦痛處!」


11.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佛陀如是說完之後,諸比丘對於佛陀所說,都很歡喜地接受。

 
雜阿含1338經

1.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以下是我所聽到的:曾經有一次,佛陀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。

2.時有異比丘,在拘薩羅人間,止一林中。時彼比丘有眼患,受師教,應嗅鉢曇摩花。時彼比丘受師教已,往至鉢曇摩池側,於池岸邊迎風而坐,隨風嗅香。
有一次,有一位比丘,在拘薩羅國遊行,住止在一樹林中。彼比丘患有眼疾,尊師吩咐他,應該要嗅聞鉢曇摩花香。彼比丘接受尊師的吩咐,前往蓮華池邊,坐在蓮花池邊的迎風面,隨順風吹嗅聞花香。

3.時有天神主此池者,語比丘言:「何以盜華?汝今便是盜香賊也。」
當時,住止在此蓮華池邊的天神,告訴彼比丘:「為何你在此偷盜花香?現在你就是一位盜香賊。」

4.爾時,比丘說偈答言:
        「不壞亦不奪,遠住隨嗅香,
          汝今何故言,我是盜香賊?」
於是,彼比丘說此偈頌回應:
    「我不破壞亦不奪,住立遠處而嗅香,
      汝今何故作是言,我是一位盜香賊?」


5.爾時,天神復說偈言:
        「不求而不捨,世間名為賊。
          汝今人不與,而自一向取,
          是則名世間,真實盜香賊。」
 彼天神又說此偈頌:
    「不問主求主未捨,世間於此名為賊。
      汝今未得人施與,而自作主一向取,
      如是之人世稱謂,名符其實盜香賊。」


6.時有一士夫,取彼藕根,重負而去。
此時,有一人,挖取蓮藕根,擔持而去。

7.爾時,比丘為彼天神而說偈言:
        「如今彼士夫,斷截分陀利,
          拔根重負去,便是姦狡人,
          汝何故不遮,而言我盜香?」
彼比丘對天神說此偈頌:
    「猶如今之彼士夫,私自斷截白蓮花,
      拔取藕根擔持去,如是造作卑業者,
      為何之故汝不遮,獨言我為盜香賊?」


8.時彼天神說偈答言:
        「狂亂姦狡人,猶如乳母衣,
          何足加其言,且堪與汝語。
          袈裟污不現,黑衣墨不污,
          姦狡凶惡人,世間不與語。
          蠅腳污素帛,明者小過現;
          如墨點珂貝,雖小悉皆現。
          常從彼求淨,無結離煩惱,
          如毛髮之惡,人見如泰山。」
於是,彼天神說此偈頌回應:
    「若人卑鄙又兇暴,染污猶如乳母衣,
      我無有話對彼說,但是我應對你說。
      清淨袈裟污不現,骯髒黑衣墨不污,
      卑鄙兇暴之惡人,世間之人不與語。
      蒼蠅之腳污素帛,因彼明淨小過現;
      猶如黑墨點珂貝,黑點雖小悉顯現。
      如是常從彼求淨,無有結使離煩惱,
      即如毛髮之過惡,彼若見之如泰山。」


9.時彼比丘復說偈言:
        「善哉!善哉說!以義安慰我,
          汝可常為我,數數說斯偈。」
彼比丘又說此偈頌:
    「善哉!善哉汝所說!汝以妙義安慰我,
      汝可經常來為我,數數說此勝妙偈。」


10.時彼天神復說偈言:
        「我非汝買奴,亦非人與汝,
          何為常隨汝,數數相告語?
          汝今自當知,彼彼饒益事。」
於是,彼天神說此偈頌回應:
    「我既非汝所買奴,亦非他人贈與汝,
      為何經常來為汝,數數相告說此語?
      比丘!汝自應當知,彼等得達善趣事。」


11.時彼天子說是偈已,彼比丘聞其所說,歡喜隨喜,從座起去。獨一靜處,專精思惟,斷諸煩惱,得阿羅漢。

彼天神說此偈頌之後,彼比丘對於天神所說很歡喜地接受,從座起身離去。他獨自到一安靜處,專精思惟,斷除一切煩惱,成為阿羅漢。
 
 
 
中華三德佛教學會 Tiguna Buddhist Society
捐款帳戶
電話:02-2876-5866
手機:0978-018-560
Email:tgbs009@tiguna.org.tw
內政部核准字號:台內社字第 1000039338
統一編號: 26659654
國泰世華銀行 013 (天母分行)
戶名:中華三德佛教學會謝孟珍 
帳號:012-03-000477-7
郵政劃撥帳號: 5019 3853
戶名:中華三德佛教學會
郵政劃撥帳號:4162 8664
戶名:方惟泰(釋宗恆)
       
中華三德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2011 Tiguna. All Rights Reserved. 建議使用IE瀏覽器(最佳解析度1024*768以上)